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学院新闻
“文学伦理学批评与世界文学研究高端论坛”在我校隆重召开
  
发布时间:2016-12-23        发布人:majuan

 

       20161217-18日,“文学伦理学批评与世界文学研究高端论坛”(Forum for Ethical Literary Criticism and World Literature Studies)在我校隆重召开。此次论坛由国际文学伦理学批评研究会(IAELC)主办,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华中师范大学国际伦理学批评研究中心、《外国文学研究》杂志编辑部、《世界文学研究论坛》杂志社承办。来自世界各地的近120位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文学研究高端论坛。
论坛开幕式于17日上午在暨南大学图书馆一楼会议厅拉开序幕。暨南大学党委副书记夏泉教授、外国语学院院长宫齐教授致欢迎辞,中国外国文学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陈众议研究员致开幕辞。开幕式由外国语学院副院长廖开洪教授主持。
 
11.jpg
1:陈众议研究员致开幕词
       在开幕式之后,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国际文学伦理学批评研究会副会长聂珍钊教授首先进行论坛主旨发言。聂教授以“脑文本”这一新颖的概念为引,向与会人员阐述了文学伦理学批评的理论,层层递进地分析了文学、语言、文字与脑文本的关系。他认为,所有的文学都是以文本为载体的,而所有文本的基础都是脑文本。人的思维、判断、表达等都是通过脑文本进行的,脑文本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则形成了语言、文字和艺术。
       上海外国语大学英文学院院长、《中国比较文学》副主编查明建教授以“世界文学研究的新进展与比较文学的共同诗学问题意识”为题进行了主旨发言。他认为,在当今世界文学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世界文学研究开创新范式之时,一些富有学术生发性的新观点也得以产生,这对比较文学研究的深化有重要的学术启迪意义。这些新观点促使比较文学回归“文学性”研究和比较文学本体研究,增强比较文学的共同诗学问题意识,以充分实现比较文学在共同诗学探索和建构上的学术价值。
       接着,美国加州大学驻华中心主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张敬珏教授做了题为“中国传记文学与华裔美国传记文学中对相互依存的书写”的主旨发言。她从“independence”和“interdependence”两个概念的解读谈起,探讨了中西方自我建构的两种不同模式,即个人主义的自我和集体主义的自我,介绍了华裔美国文学在跨越文化障碍、推进文学多样性、自我发声方面所作出的特殊贡献。
       最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亚历山大分校校长黄桂友教授以“无法回避的伦理关怀:全球化后现代时代语境中的伦理批评”为题,考察了伦理批评在文学艺术中的运用,探讨了伦理在日常生活、军事、政府决策以及领导、社会等各个方面的功能。他认为文学作品不仅能在道德上鼓舞人心,而且能在审美上愉悦读者。他的发言为上午的论坛画下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22222.jpg
2:与会嘉宾与全体工作人员一起合影留念
下午,与会专家学者于暨南大学第二文科楼会议室内就“文学伦理学批评与叙事伦理”“文学伦理学批评与族裔文学研究”“文学伦理学批评与比较文学研究”“文学伦理学批评与生态文学”“文学伦理学批评与脑文本研究”“文学伦理学批评与女性文学研究”6个专题分组开展了讨论。来自海内外各地的专家学者就各自分会场的主题分享了最新研究成果,就所在领域发展现状以及研究困惑进行了深入交流。新视野新观点的引入、思维的深层次碰撞,迸发出激烈的思维火花。随着会议讨论的不断深入,与会学者们纷纷露出满意的笑容,一天的会议进程也在夕阳西沉中圆满结束。
      
       在会议间隙,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志愿者新闻组还对几位参会嘉宾做了简要采访:
问:聂教授您好!您作为脑文本概念的首创专家,可否简要介绍一下脑文本对文学伦理学研究有着怎样的突出贡献呢?
聂教授:作为一个新兴的概念,脑文本研究与认知语言学研究可谓不谋而合,它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能够更加清晰说明记忆、思维、语言产生的过程。同时,脑文本概念的提出,为叙事学研究、图像研究提供了新思路,丰富和印证了相关研究。此外,在哲学的认知领域,对于意识、潜意识、思维的形成的解释一直以来都不能令人满意,脑文本概念的提出,就使得感知、存储、再造的过程具体化了。不仅如此,脑文本观点的提出也使得西方文学起源,即口头文本的先在得以明确。
问:根据您对脑文本研究领域近年来发展情况的了解,可否请您谈一谈对该领域的展望和期待呢?
聂教授:作为一个跨学科,或者说跨领域的研究方向,脑文本领域的研究需要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结合,尤其是语言学、哲学、神经科学和计算机科学在脑概念层面的深度探讨,这与目前神经语言学等学科的发展是有一定的契合性的,就我所了解,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在这方面也有所发展,期待后续跨领域研究的进一步深入,也希望本次论坛的召开能够启迪诸位同仁,共同致力于将脑文本研究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上海外国语大学英文学院院长、《中国比较文学》副主编查明建教授也向我们发表了他对当今文学研究的一些看法。
问:查院长您好,您是上海外国语大学英文学院的院长,并且主要研究的方向也是比较文学,您对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在比较文学这一领域的研究有何评价呢?
查明建教授:暨南大学在比较文学的研究,尤其是华文文学的研究上是一个重镇。饶芃子教授领先开创了华文文学的研究,建立了比较文学的重要分支,在她的领导下,华文文学成为了中国比较文学的重要研究内容。华文文学研究华文作家以及海外华文文学等,是跨文学、跨文化的领先研究领域,这也体现出了文学的跨文化性。而暨南大学在这个领域的研究尤为突出。
问:在今天的论坛中,有教授说到了文学在当今年轻人中的地位问题,提到有一些中国文学经典已经被部分年轻人视作“最难读下去的书”。在如今“快餐文化”的时代,对年轻人来说,要想沉下心来读文学似乎已经越来越难了。就年轻人该如何提升其文学素养,您有何建议呢?
查明建教授:我觉得很大的原因也许不在学生,而是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从小学到高中,中国的学校教育对人文教育的淡薄。文学教育是人文教育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如果人文教育缺失,文学教育就很难提升了。所以学校要从小加强人文教育,培养学生的人文素养和审美追求。如果学生可以从文学阅读中得到审美愉悦的话,他们才会喜欢文学,文学作品才能得到普及。因为他们不读文学作品,沉浸在“快餐式”的消遣,比如打游戏中的时候,他们也是为了快乐。我们可以告诉他们,还有一种更加高级的快乐,更深远的快乐,这种快乐可以直击人的内心,带来更大的愉悦。我们需要鼓励他们,让他们去体会这种快乐。第二就是我们中小学时代的语文老师讲的不够生动。他们如果讲课生动的话,可以激起学生的兴趣,让他们阅读文学,鉴赏文学。当学生开始体会文学、鉴赏文学,有这种审美的时候,内心也可以得到重塑,人的精神境界不同了,外在气色也会不一样。所以关键还是在教育,还是在教师。我们从源头抓起,还是要靠教师来改变,还是要靠人来改变。我们靠人才能制定好的政策,推行好的人文教育,所以我们要培养人,培养中国将来社会的中流砥柱和高素质人才,提高中国的人文教育,才能真正提高中国的社会风气。要从源头抓起,从环境抓起,从现在抓起。
                                                            (吴彤 谢宛妤 李梦如 供稿)
访问人数:
首页 | 学院概况 | 教学科研 | 外院师资 | 学生工作 | 本科生教育 | 研究生教育 | 招生专业 | 考试中心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电话:020-85220212 传真:020-85226233 地址:广州市黄埔大道西601号第二文科楼2楼
Copyright @ 2011 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版权所有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