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科研
科研通知
精品课程
项目成果
学术会议
学术讲座
学术讲座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学科研
Daniel Hirst教授4月25日晚上讲座纪要
发布时间:2017-05-10        发布人:余杜烽

 

425日晚,Daniel Hirst教授在第二文科楼做了主题为“Lexical Prosody and Connected Speech”的讲座。本次课程为Daniel Hirst教授Prosody系列讲座的第三讲。
 425-1.jpg
Daniel Hirst教授首先简单地对上一次课做了简要的回顾,然后以词汇的韵律为起点讲解了韵律的重要功能,即韵律对词汇的定义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每种语言在词汇韵律的表达方式也各不相同。接下来Hirst教授例举了用来描述韵律特征的感知参数(lengthpitchloudness)及声学参数(durationfundamental frequencyintensity)。此外,Hirst教授还为同学们展示了有不同词汇韵律类型的语言,其中语言学中主要分三大类quantitytonestress/accent。比如芬兰语就是quantity language的一种,其词汇韵律是根据词汇中元音发音不同长度来区别词义;而越南语则为tone language的代表,与汉语相似是声调语言,根据声调的不同来区分不同的词汇;俄语为典型的stressed language的代表,其主要是通过不同的重音方式来表示不同的单词。
接着,Hirst教授强调,虽然在研究语言的韵律时能够把该语言的词汇单独提炼出来分析,但是语言韵律的现实情况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因为语言的韵律总是同时包含了全部词汇韵律参数特征的总和,也就是在实际情况来看,一句不到一分钟的语音里需要分析的内容有quantitytonestressterminologypitch accent等参数。
 425-2.jpg
然后,Hirst教授针对语言类型,又详细地讲解了几个典型的语言类型代表。如英语也是quantity language的一种。他还展示了英语语音的语谱图,通过语谱图能更加直接地展示音量变化。根据长元音和短元音,可以区别出不同词义的单词,如”heed””hid””who’d””hood”等。除了重音,基频及时长在俄语的韵律中也同样地重要。如 ‘mukamu’ka两个单词,前者是前面的部分需要重读,后者是后面的部分要重读,且图像表明要重读的部分的时长总是比不重读的部分要长。两个单词的基频也发生了改变,前者 ‘muka的基频值要比后者mu’ka的基频值大。所以说俄语的词汇韵律中的音强、基频及时长都很重要。最后,他还介绍了目前两种比较受界内人士认可的stress的定义:一个是1956Bolinger的定义,认为stress是词汇性的,而accent是没有词汇性;另一个则是1986Beckman的定义,认为stress包括了音强和时长,而accent则相反。Hirst本人倾向于前者Bolinger的定义。后面Hirst教授补充了法语的语言特征,法语是没有词汇性韵律的,也就是说,不论你用什么样的语调,都不会改变词汇的意思。
Daniel Hirst教授从韵律特征的几个重要参数入手,为同学们讲解了许多参数代表的含义,以及在韵律研究中的运用。同时从语言类型的角度解释了不同语言的特殊性和不同语言的特征类型,拓宽了同学们的眼界,对同学们今后的研究有很大的帮助。
                                                       冯宝茵供稿
 
访问人数:
首页 | 学院概况 | 教学科研 | 外院师资 | 学生工作 | 本科生教育 | 研究生教育 | 招生专业 | 考试中心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电话:020-85220212 传真:020-85226233 地址:广州市黄埔大道西601号第二文科楼2楼
Copyright @ 2011 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版权所有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