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科研
科研通知
精品课程
项目成果
学术会议
学术讲座
学术讲座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学科研
DanielHirst教授4月27日晚上讲座纪要
发布时间:2017-05-05        发布人:余杜烽

 

    2017427日晚,国际著名语音学家Daniel Hirst继续此次他在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进行的系列讲座第四场,题为“言语韵律建模”。讲座于晚上7:00在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会议室100准时开始,来自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的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的老师和研究生聆听了此次讲座。
    讲座伊始,Hirst教授以Klatt1987年提出的未解之问开讲,即在言语计时的规则体系发展过程中,哪一个单位(韵首/韵脚、音节、单词)能最好地描述不同的时长现象?Hirst教授以句子“They predicted his election”为例,分别对其进行了句法结构划分和音系结构划分。在句法结构层面,该句子从上至下分为句子、短语、单词和词素。在音系层面,则分为语调单位、音调单位和韵律单位。紧接着,他向我们介绍了这些概念。这些概念Jassem1950年为区分音调结构和韵律结构而提出的模型中首次给予了阐释。值得注意的是,韵律单位受词界限制,不能越过这一界限,Hirst教授以Jassem书中summer dresses some addresses 为例作了对此解析。随后,他又向我们介绍了韵律类型。Arthur Lloyd James1940年提出将韵律分为机关枪式韵律和摩斯密码式韵律,Hirst教授还给我们放了一段电影短片,使我们切实地体会到二者的区别,前者是无节奏的,后者是有节奏的。Kenneth Pike1945年对这一划分进行了补充,他认为机关枪式韵律是记录音节时间,摩斯密码式韵律则是记录重读时间。
 D.jpg
    接下来,Hirst教授介绍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一些语言学家做过的研究,主要有他们通过分析得出的线性模型及Aix-Marsec 数据库,其间他向我们推荐了SAMPA音标表。之后,他还以线性模型分别向我们展示了音步的时长与音节数量的函数关系和重读音节与非重读音节的时长与音步中音节数量的函数关系。他指出,在这里面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音位,因此他引入了Z-score进行中和,并向我们展示了Z-score与韵律单位中音位数量之间的函数关系,以及它与语调单位末尾音位位置的关系。通过分析,教授得出的结论如下:Z-score与音节中音位的数量无关;与单词中音位数目称负相关;与音步中音位的数量也成负相关,且比前者更为明显;与严式韵律单位(音步中首个韵律单位)中的音位数量成负相关,且甚于前者;与非重读音节中的音位数量无关(无关表示Z-score对音长无影响;正相关表示音位被延长;负相关表示音位被缩短)。再次以They predicted his election 为例,Jassem指出音步中首个韵律单位是音系与句法的界面,而且在单词中和音步中它的缩短并不明显。讲座结尾再次回到了Hirst教授开讲时引用的Klatt的未解之问,Jassem1952年给出了答案,即韵律单位是给时长建模的最好的单位。
Daniel Hirst教授此次讲座为我们认识韵律提供了一个新的切入点,他的一些观点也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新的启迪,引发我们进入新的、更深入的思考。讲座结束后,学生虚心地想教授请教了一些问题,与教授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汤雪梅供稿
访问人数:
首页 | 学院概况 | 教学科研 | 外院师资 | 学生工作 | 本科生教育 | 研究生教育 | 招生专业 | 考试中心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电话:020-85220212 传真:020-85226233 地址:广州市黄埔大道西601号第二文科楼2楼
Copyright @ 2011 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版权所有  【管理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