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科研
科研通知
精品课程
项目成果
学术会议
学术讲座
学术讲座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学科研
曹顺庆教授讲座纪要
发布时间:2017-03-09        发布人:余杜烽

 

2017年3月6日,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长、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院长曹顺庆教授受邀莅临外国语学院,向我院师生作了题为“话语权与文学研究”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外国语学院副院长程倩教授主持,出席的来宾有国际交流合作处处长蒲若茜教授、社会科学处副处长王进副教授、外国语学院教师与研究生等。
曹.jpg
曹顺庆教授作为中国比较文学学科带头人,心系中国文论的建设和中西方文论的交流,以开阔的胸怀与世界性视野,一针见血地指出当代西方文论的缺陷在于从偏激中推进理论创新,其根本原因在于话语权的控制与斗争。为论述这一观点,曹先生首先从西方新历史主义说起。
曹顺庆教授认为,西方新历史主义所主张的“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而非信史”令人耳目一新。原因在于,传统的历史观认为“一切历史都是事实”,譬如:汉代班固认为《史记》是“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善,故谓之实录”。事实却是,一部大气磅礴的《史记》竟然没有墨子传!孔子所作《春秋》也在微言大义中以“一字为褒贬”,形成“微而显,志而晦,婉而成章,尽而不汙,惩恶而劝善”的春秋话语,带有诸多主观性。因此,历史并非完全是信史,这与新历史主义的某些观点不谋而合。新历史主义,从根本上是一种文本历史主义,是具有批判性、消解性和颠覆性特征的后现代主义的历史主义。值得注意的是,新历史主义却有其弊端,即:历史的真实性、客观性和规律性不复存在。然而,历史能够任人随意为之吗?
曹顺庆教授指出,历史既不是完全的信史,但也绝非可以任意妄为。历史是有其自身的规律,不以个人意志而改变。而这一切,都是话语权控制与斗争的历史。曹顺庆教授表示,中国文学的承传、嬗变与论争从根本上讲都是围绕话语权展开的,话语权是考察中国文学最基本同时也是最为重要的维度。基于此观点,我们便可以解开许多学术疑难,甚至解开千古疑难:汉代为什么没有文人诗?《史记》为什么没有墨子传?《金瓶梅》作者为什么不署真名?现当代文学史为什么排斥古体诗?要回答以上问题,就得从话语权分析入手。正是以德为先的儒家正统话语压制了汉代的文人诗,也排斥了非儒的墨家。墨家所提出“节葬、非乐”赤裸裸地与儒家思想中的“厚葬”和“礼乐”针锋相对,而视“礼乐”为大宗的司马迁是绝不会将墨子写进《史记》的。同样,古代文言话语霸权致使像《金瓶梅》这样的白话小说遭到轻视,作者自然不敢署真名,而当代白话话语霸权又致使当代人写的古体诗进入不了当代文学史的殿堂。更为甚者,打出“消灭汉字”、“批判中国文化”大旗的革命话语使我们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将道德、礼仪、传统文化统统扫地出门。这不仅仅是中国才有的现象,更是西方文论缺陷之体现。曹顺庆教授再观中国文论“失语症”问题,并提出,对西方文论不能够不假思索拿来便用,应在不断批判西方文论的进程中,走向世界前沿。
曹顺庆先生结合中西文论发展规律,生动形象地对当代西方文论进行反思,深入浅出,精彩连连。在提问互动环节,同学们积极响应,围绕着中西方文论如何交流的问题与曹顺庆先生进行探讨。最后,蒲若茜教授对本次讲座进行了全面而深刻的总结。曹教授的讲座在一阵阵热烈的掌声中落下帷幕。
 
供稿:杨清
访问人数:
首页 | 学院概况 | 教学科研 | 外院师资 | 学生工作 | 本科生教育 | 研究生教育 | 招生专业 | 考试中心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电话:020-85220212 传真:020-85226233 地址:广州市黄埔大道西601号第二文科楼2楼
Copyright @ 2011 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版权所有  【管理员登录